相亲时如何用说话来俘获对方?

准没戏;立马对上眼当天就领证结婚的,那肯定是神仙五百年前就定下的样板戏。准没戏;立马对上眼当天就领证结婚的,那肯定是神仙五百年前就定下的样板戏。  既然是戏,又怎么少得了戏言。诚然,相亲成不成功往往取决于其他方面,譬如门户登对、顺眼与否、媒人赘言等,但谁又能完全否认,原本看上去不起眼的人儿,也可以依靠着说话的魅力、幽默的表达来俘获对方呢?
大胆评价对方:大多数稍有点计划性的相亲,在两人见面之间就已互相掌握了基本情况,例如学历怎样、什么工作、啥子性格、家庭构成等,碰到尽职尽责的父母或者媒人,连对方的脸上有几颗痦子都从照片中统计好了。  于是乎,相亲最首要的目的性就体现在“是否顺眼”上了。顺眼这个标准看似简单,其实却是玄而又玄无可捉摸,好在男人女人无论第一眼有别国看顺对方,但对于前来相亲的这一位如何看待自己还是抱有最基本的好奇。

  
无情自我嘲讽。相亲时,有人习惯自己把自己捧到天上云里,大谈特谈自己有多能耐、多少人找寻,自是这样可以吸引对方,殊不知那正是心虚的表现,一旦被明眼人看穿,从云端跌落到谷底的滋味可不好受。  真实有自豪的人是善于自我嘲讽的,林肯总统也会取笑自己,尤其是他自己的外表:“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一个丑陋的人。这个丑人在森林里遇见一位老妇,老妇说,你是我所见过的最丑的一个人。

  丑人回答,长成这样我也别国办法啊。老妇答,不,你有办法,至少你可以待在家里不出门啊!”这个和如今“长得难看不是你的错,但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”如出一辄的笑话,被林肯总统用来分开与他人交谈的尴尬局面,几乎是无往不胜。  自负往往让对方有“其实也不过如此”的想法,而自嘲会让对方想“也别国那么差嘛”,这一个感观上的差别就能决定对方对你的评分标准,从另外一个层面说,善于自嘲的人往往是有着极强的自豪心的,这一点在你有分寸尺度的自嘲中一定能暴露出来,也会让对方感受得到。

  另外,以自己为话题的公合,即便掌握不好分寸也无伤大雅,还能让对方的注意力更加自然地放到你的身上。  
适度暴露幽默。赵本山对宋丹丹说:“我给你讲个笑话,完了分开一下尴尬局面。”合适的笑话、得体的幽默从来就是分开尴尬局面的好武器。相亲是一场戏,即便可能别国结局,但最至少也要让相亲过程尽可能地愉悦一些,要让其成为“喜剧”而不是“闷剧”。

  但幽默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如何把握尺度是一个最大的问题,弄不好变成耍嘴皮子就不妙了,譬如fiona就遇到过这样的相亲对象,拼命想在她面前暴露幽默,结果却冷了场。  fiona问:“你在哪里高就?”他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舅舅很高。”fiona说:“我喜欢有味道的男人。”他说:“哦,我好几天没洗澡了,你可以闻闻。”气得fiona想直截了当走人——当对方很小心地和你谈论问题的时候,这种自自是幽默的回答会让对方感觉缺乏诚意。